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教宗三钟经:爱是我们接受赏罚的标准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6:41 发表
http://www.xiaodelan.love/BookInfo.asp?ID=5106
 
回复  支持[3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6:04 发表
我已经教给你,人如何要有益与近人,他的工作该如何是对我所有的爱情的表现。

现在,我要告知你,忍耐的德行,对人来说,在他从近人接受凌辱的时候,乃是一种考验:一如谦逊由骄傲人而显明,信德是由无有者显出;真正的望德,也是由无有望德而证实;正义由不正义者而考验;虔诚由酷残者而显出;善良与仁慈,是借着忿怒人而操练。一切的德行,彼此互为印证,在其关系于近人上,得到生命,一如作恶的人,在其对近人的关系上,而使一切毛病丛长丛生。如果你会好好分析,你会知道:谦逊是由骄傲证明。这是说,谦逊人消除骄傲,因之,骄傲人不能够加给他以精神的损害;无法无天的无信者,不爱我,也对我没有希望;对于有信德的人,也无法减少他的信仰;希望是诞生于对我的爱情,它不但不能减少有望德之人的望德,反而加强它,并由对近人的爱情的爱而得以证实;一个人,如果他没有信仰,他对我不会有望德,对自己也是一样,一无所有——因为那没有爱的,是不能在我内停有希望,而只有将它安放在自己的感觉上或在他所爱的人身上——可是望德却常常停留在我身内,并在我身内寻找到救援。

正义并不因不正义而变小,反之,更是因它而得到证明:这是说,由于忍耐的德行,才将不义者的面具,加以揭穿;同样,仁慈与善良,在忿怒的人中,也借着甜蜜的忍耐而表现;在嫉妒里,在轻视与仇恨中,在有关救饥救贫,以及救人灵魂的意愿中,人的爱德光辉夺目的出现。

并且我也告诉过你,德行不仅是在那报恶以善的人身上,彰显出来,并且很多次,乃是将炭火,放置在爱德的火中。这个火会将忿怒人心中的仇与怨,焚烧得一乾二净。因之,仇恨很多次会转变而成为仁慈,这样的事件,在爱德的理由中,在那遭受作恶者的忿怒痛苦的完全忍耐中,在忍耐与担当人们的缺点的人中,常常会发生的。

如果你细细观察勇敢与恒心的德行,你可以看见这一切在遭受人们的污辱以及诬蠛的痛苦中,是非常清楚的,人们很多次想用凌辱,用阿谀,将真理的道路与理论,从他们栘置开来。如果勇敢的德行,产生在他身内,他在一切事上将是勇敢与恒心的,在这种情形下,在近人中,会将这种德行表现于外的。

注一:罗马书十二章,十七——二0节。
 
回复  支持[4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4:00 发表
爱德是给予一切德行生命的,这是一个确定的原则,我已经给你指示过,所有一切的罪过,都是透过近人而作成,这自然是由于被夺去爱德的缘故。没有了对他人的爱德,自然就自私自爱了,自私自爱,乃是破坏爱德与对近人之爱的工具,它乃是一切恶事的基础,一切的恶毒,仇恨,酷残与任何困难,其根基都是在自爱上。自爱在现世会毒害一切,使圣教会的神秘身体,病病弱弱,也使整个基督教会,疾病缠身,(注一)因为我已经向你说过了,一切的德行,都建基在对人的爱德上,也就是建基在近人上,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也曾向你说过:爱德给予一切德行以生命,事实也真是这样,因为没有爱德,便什么也没有了:这乃是说,爱德只是由于爱我,才能获得的。在灵魂认识了自己以后,他便会找到了谦逊,而轻视感觉的情欲。因为认识自己,才会知道胶着在自己肢体中的情欲的恶劣倾向,情欲时时刻刻对精神作战,(注二)为了这个理由,灵魂带着仇恨与轻视的,反抗人的感觉部分,将它非常小心的屈服于理智权下,这样,会在我仁慈的伟大中,找到了自己,从我接受各种恩惠,灵魂将这一切恩惠都转向自己,并在自己心内默观它们。

认识自己,会从我获得谦逊之德。也会了解,我由仁慈从黑暗中,将他拖曳出来,让他有了真正的知识。灵魂只要一次认识我的良善,有无中介,他都会热爱这个德行的。我说没有中介,或者更好说是:他爱良善之德,乃是直接的。并不思想着自己的利益,带有中介,这乃是说,他的爱,是因为他一旦了解德行与我有关,他便会了解到,如果不厌恶罪过,热爱德行,他便不会使我中意,并且我也不会接受的,此后,他也知道了,由于爱情和热切,中介是在德行中,直接的使它在近人中产生出来,因为在其他的方式中,人们是不能真正的执有这个德行的,但是由于他真正爱我,从这里便会生出对近人的真正利益,而不能有另一种方式,因为我与近人乃是一件事啊。人之爱近人,乃是在爱我的尺度中衡量——爱我如何,爱近人也是如何(编者)——因为爱近人,乃是出于爱我的爱情。

这个中介,乃是我给你们安放的,其目的乃是要你们在你们心内操练德行,并给德行以证据:因为,你们对我已经是不能给予福祉了,为此,你们应该作给你们的近人,但愿你们由圣宠,在他人的灵魂上,占有我自己,给他人你们拥有的圣德的果实,为拯救他人的灵魂,不断地祈祷,不断地寻找我的光荣。

灵魂爱恋我的真理,他不仅喜欢,无论是一般的,也无论是特殊的,或多或少的对整个世界,都有利益,他也考虑到接受这一协助的准备,而他要有给予他者的热烈的意愿,因为如同上面所证明给你的,只有苦难,而没有热愿,对于补偿罪过,是没有充足力量的。

对我有了结合为一的爱情,以此爱情完成善举以后(其完成的理由是因为爱近人),并且也将这一热愿——拯救普世人类的心愿,推展扩充,在急难中协助近人,由此而在自己内有了德行以后,对自己是好事——从这里就会产生出来圣宠的生命,由于爱德的热愿之故,而有了对全人类的爱情,人们会特别专心注意于近人的需要,而予以协助,为此,他自然会协助距离他更近的人,并依照我赐给他管理圣宠的多寡而定。有时候,是用讲解道理的语言,用纯粹的诚心,而没有其他的考虑,而予以劝戒,也有时候,是利用生活的榜样。这个是任何人都应完成的,协助近人,使能有着良好的,圣善以及正直的生活。

还有许多这一类的其他德行,都是产生于对近人的爱情,我不能在这里一一尽述,我将它们向各方面分施,并不将它们完全给予一个同样的人:我赏赐这一个这样的德行,赏赐那一个另一个德行,然而没有一个人,只能具有一个,而不一般的具有一切德行,因为一切的德行,最后只是形成一个,我是以许多方式,给予人类,以便使他们构成其他德行的原则:这是说,对这一个,我是以给予爱德为主;对另一个我是给予正义;对这个人我给予谦逊;对那个人,我给予活泼的信德;对这个我给予明智或忍耐;对那位我则给予力量。

对这些许多德行的赐予,我是以不同的方式,给予不同的个人,有的给人是作为其主要目的,因此,这个灵魂,对于这个德行更加实行,超过对其它德行的操作。有的人,对这个德行的热情,远远超过对其它德行的切愿,这个,正如我们说过的,由于爱德的热愿,将一切德行完全团结成为一体。

是的,德行的许多思典与圣宠,还有精神和肉体的许多其它的事物——我们说的肉体的,乃是指的有关人生活最重要的事物——我将这一切,以非常不同的方式给予人,而并不将它们只赐给一个人,这是为了要使人非彼此实行爱德不可;实在,对于一个灵魂和他的肉体,一切的需要,完全赐给他,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我愿意要一些人感到需要另一些人,使他们作为从我接受的圣宠与恩典的分配管理人,这样,使人们无论愿意与否,都要实现爱德的德行;不错,如果他不实行,不用对我的爱情来作事并施给他人,他的这个工作,在有关圣宠方面,是没有一点价值的。

这里,你可以看出来,为了使人们操习爱德之德行,我建立了我的司祭,建立了不同的等级。这个指示出来我的家中,有许多住室(注四),我所愿意的只是爱情。因为,由于对我的爱,才能使对近人的爱前进,才能实行并遵守诫命,这是说,如果你能这样作,在对那由此——爱情结合的人,符合于当时的环境,才是作了好事,才是作的正好。

注一:嘉琳在对话录内分为圣教会的神妙身体与基督宗教一般身体,前者是指的我们所称呼的教会圣统,后者是指的全部信友,你要记住这个名称的真义,以免错误。

注二:见嘉核达五章,十七节。

注三:格前,十二、四—六。

注四:若望,十四章,二节。
 
回复  支持[5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3:18 发表
我现在使你知道,一切的德行与一切的缺失,都是借着近人而操作的。轻视我的人,对近人以及对我自己,都是有损无益的,我自己更是我自己主要的近人。

损害有一般性的,也有特殊性的。

一般性的。因为你们应该热爱近人,如同爱你们自己一样。如果你爱他们,你们便应该在精神方面,用祈祷,用精神与物质的帮助,根据他们需要的尺度,用力支持他们;如果不能用另种方式去完成,最低限度,要有支持他们的意愿。如果你们不爱我,自然也不爱他们,如果不爱他,自然也就不会支持他,并且也更有损于自己,因为你将失去了圣宠,这个也有害于近人,因为一个你应该提供支援的人,而你不给他支援,这不是有损于他吗?何不为他祈祷,也不愿意为他的利益,,在我跟前,呈现你的意愿,对他显然是有损失了。一切要给予他的,都是应该出于给予我的爱情而给予。

在同样的方式中,一切的恶事,也是经由近人,而完成。这就是说,那不爱我的,也不会彼此相爱,一切的罪恶,都因没有与我的爱德相结合以及与近人不相爱而来的。一个人如果不行善,很自然要行恶,在这种情形下,作恶是反对谁呢?首先是反对自己以及他的近人,作恶并不是反对我,对我谁也不能加害,即便是要加害于我,其结果对我作的,也只是有害于近人;犯罪是相反自己,这个罪要剥去犯罪者的圣宠;更坏的是,他不能行善了;作恶是加害于近人,这是因为不给予人由爱德应给予的东西——不愿为他人祈祷,不愿为他人奉献自己的神圣愿望,不愿协助他人的需要。

人人都有义务为别人的利益而工作,所谓利益,乃是对我们眼前更近的人们而说的。你们应该用言语,用道理,用善行的榜样,彼此互相帮助,在其他的事件上,一旦理会了他人有需要,就应该对他们劝戒,如同对你们自己劝戒一样。这样作,乃是出于诚实,并无自利自爱的私益;凡是不这样作的人,乃是剥夺了对近人的热爱,因为,不为近人工作,乃是作了一件对近人的伤害,它不但因为不曾实现以全德完成的福祉,反而成为加害近人的原因;并且还因为作恶行恶,而成为一个继续不断的损害,为什么,请看我们下面的说词。

罪恶能够是行为的,也能够是思想的;思想的罪恶,干犯它的人,乃是因为在罪恶中,感到快乐,并轻视道德:这是说,它乃是一个自爱的结果,这乃是从我身心内,夺去了我应该对我自己以及我的近人具有的爱德的热情。从这里。我们可以结论:同意犯罪,乃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另一个反对近人的罪过以后,而犯的一个罪恶,这是出于意志倾向情欲的罪恶。在这里我们很多次,也看到从这里产生出来一般性或特殊性的残酷。一般性的残酷,乃是指的看到对自己和对其他的人,由于被夺去了圣宠,而陷身于永罚与死亡的危险中,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罪恶,因为他没有热爱德行,厌恶罪恶的意愿,不肯拯救自己,也不肯拯救他人,这正是如同一个酷残的人,而更大的伸展开酷残的工作。这是说,他不但没有给人以德行和模范,并且如同恶意的人,取了魔鬼的职任,在可能的范围内,将灵魂从德行中拉开,而拖曳他们走向恶习。

这种行为,对灵魂来说,实在是一个酷残,因为他是有意的完成使灵魂脱离生命,而给予死亡;人类也是由于贪欲和仇恨而给肉体的带来酷残。因为他不止是不支持近人,而且更是抢夺穷人,剥削外人;有些时候,是滥用权力,另些时候,是使用欺诈与诡计,在生意上欺骗近人,乱骗商品。

啊!可怜的酷残,如果你不肯转为虔诚,不肯对近人仁爱,你将被夺去我的圣宠;有的时候,从中产生凌辱人的语言,并且很多次也产生了杀人的行为。也有时候在近人的身上,产生出不清不白的事情,使人变为可恶的禽兽,恶臭远扬,并且不但是玷污一人二人更是玷污了爱他而与他来往的众人。

骄傲又反对谁呢?骄傲唯一的是反对近人,它是由于对自己的名誉而生出来的东西,从这里产生出对近人的轻视,相信自己比别人更好,在这种情形下,对他人自然就构成了污辱,如果他有权力,他便会使不正义与酷残,继续下去,而成为人们肉体的报复者。

啊,极爱的女儿!你难过这些人加给我的冒犯吧!为这些死者痛哭吧!以便能籍祈祷将他们的死亡摧毁。你要注意,你要看看各个方面,各种不同的人众,在编织罪过,来反对他们的近人,并因为他们自己,而使他人犯罪。如果不是这样,他人便不会隐秘的或公开的犯罪了。所谓隐密的犯罪,那是说不给近人作他应该作的事;所谓公开的犯罪,则是成为其他毛病的根由,如同我们说过的。

实在,所有一切冒犯我的罪过,都是透过近人而犯的。
 
回复  支持[6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2:43 发表
为了挽救人们的灵魂,愿意接受任何的苦难并困乏至死的意志,是最为中悦我心的。一个人所受的痛苦越多,越是显示他更是爱我;要爱我,就应该更多认识我的真理,越是认识我,便对那犯罪得罪我的事,越是感到不能忍受的苦难与痛苦。你祈求我让你受苦,并在你身上处罚其他人的缺点,你不懂得你的祈求,乃是对真理的热爱,光明与认知。因为我已经告诉过你了,爱情越大,痛苦与受罪便越增加;凡是爱情愈加增长的,他的痛苦也就愈发增多。对于你所祈求的,我要答应你的所求,我要赐给你。(注一)我是不会否决真正祈求我的人的。你要想天主之爱的爱情,是与完美的忍耐,紧紧相连的,它们二者是不能分开的,为此,在灵魂决定要爱我的时候,他也应该决定为我的缘故,接受一切的痛苦,也要接受我所要给予他的各种方式的痛苦,只有在忍受苦难时,才能将爱表现将淋漓尽致,并也因此与爱德结合为一。如同我已经说过的,为此,你要努力的受苦吧!不然的话,你们就无法并不能显示出:你们是我真理的子女与净配,并且在我的光荣与在拯救人灵上,你们也不会感到有兴趣的。

注一:玛窦:十一章,廿四节。
 
回复  支持[5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2:09 发表
极爱的女儿,我已经指示给你了,在这个有限的时间中,没有苦难,怎能够赦罪赎罪?如果带有心中的意愿,爱情与痛悔,其所遭受的苦难,是可以赦罪赎罪,但这并不是由于苦难而赦罪赎罪,它乃是由于灵魂的热愿,至论意愿与一切德行,其所以在自己方面,具有价值与生命,乃是透过了我们唯一圣子,耶稣基督;是的,灵魂之所以获得祂的爱情,乃是由于德行而追随耶稣的芳踪。是在这种方式下,灵魂的爱情——德行,才有其价值,并不是因为其他理由,由于同样的理由,苦难能够补偿罪过,乃是因为认识了我的善心,在我圣心的苦涩与痛悔中,获得了结合与甜蜜的爱情之缘故;并因此而认识了自己,也认识了自己的罪过,由于这一认知,才产生了恼恨自己的罪恶,厌恶自己的情欲,而认定自己应该接受苦难,而不配获得赏报;为此,甜蜜的真理说:灵魂看出来,由于心的痛悔,带有笃爱真正忍耐之情,以及真正的谦逊,判定自己应该接受苦难,而不配获得报酬,因而带着忍耐来受苦受难,这样,你便会了解赎罪的方式了。

你祈求我给你苦难,作为补赎受造物对我所作的冒犯,并要我赐给你认识我是最高真理的意愿,以及热爱我的愿望。好,须知愿意获得真正知识的道路,以及爱我的途径,其方法是这样:你总不要从自知上将自己离开,另外,你要降到谦逊的深渊,要承认我住在你内,从这种认知中,你可引伸出什么正是为你必要而恰好的。

任何一个德行,如果不是出于爱德,在其本身是不能有生命的。谦德是它的女主人与乳母,由于认识你自己,在看到你自己什么也不是,你就会谦抑自下,你也要知道,你是来自我,我在你们存在之先,就先爱了你们,由于我对你们不可名言的爱情,我愿意用圣宠,再重新创造你们,洗净你们,更重新在我唯一圣子的血中,创造你们,我圣子的血,是带着非常热切的爱火,为你们倾流的。

这个血,使那些由于认识自己,而消除了自爱的云雾,这是认识真理的唯一的方法,因为其他的方法,并无法达成这种境界的。为此,灵魂由于对我的这一认知,焚烧在一种不可名言的爱情中。因之,他也持续在苦难中;这种痛苦,并不是一种折磨,也不是为了给她尝味困苦或神枯,而乃是为使他进步,使他认识我的真理,认识他自己的罪过,忘恩以及近人的盲目,为此,他才遭受着不堪忍受的折磨;因此,他是由于爱天主而苦痛不堪,如果他没有爱,他便不会感到痛苦了。

至论你以及我其他的仆人,你们由这个方法,认识了我的真理,为了光荣并颂扬我的圣名,你们应该直到死亡时,都要遭受许许多多的苦难,凌辱,语言的责骂,工作的不顺;总之,你要受尽痛苦,遭受磨难。

不错,你与我的其他仆人,要带着真正的忍耐,受苦受难吧!要痛恨罪恶,热爱德行,为了荣耀并赞美我的名,你们要这样工作。你们的罪便会得到补偿,我其他仆人的过失,也会获得免罚。你们所承担的痛苦,也足够偿还罪罚。利用爱德的精神,用来偿还自己与他人的罪债,并为你们也为他人挣得永恒的赏报,为你们自己,只要有一次,消除了由你们的无知而来的罪行,由于你们的受苦受难,你们就会挣得生命的赏报,我再也不记忆你们所得罪我的事件了:为其他的人,由于你们同样的痛苦,因你们的爱德与你们的爱情,我要宽恕他们的罪罚,我也符合于他们的准备,给他们应该获得的偿酬。

具体来说:对于那些谦逊准备妥善的人,他们也恭敬的接受了我仆人所讲的道理,我将会宽恕他们的罪过与罪罚,这个要怎样完成?由于他们接受了道理,他们将会达到真正的认识他们的罪过,并会有真正的痛悔,其方式是借着我的仆人们的祈祷与热愿,接受圣宠的效果,而以谦逊的态度,接受这些;他们多多少少依照他们的愿望,会利用圣宠,修德行善。他们要小心谨慎,不要固执,因着失望,以及轻视基督的圣血,而遭到我的处罚。他们是我用极大仁慈,又重新将他们买了回来。

他们将要接受什么赏报呢?我对他们所希望的赏报,乃是由于我的仆人们祈祷的催迫,我要赐给他们光明,我要使他们良心的灵犬,翻身醒悟,使他们接受德行的芬芳,在与我的仆人来往时,感到快乐,并有好多次数,我也容许他们亲眼看到世俗之所以为世俗,让他们感到不同而多样的爱好,以便使他们认识:世俗的缺少恒常持久,而举心向上,寻找自己的国家,永生。由于这一些以及其他许多方式,用人眼去看,是非常难以了解,并不能用口舌讲解,只能用心智去体会(注一),更不知道有多少不同的道理与方法,利用纯洁的爱情,将他们带往圣宠的地步,目的是要我的真理,在他们的心中,得到完整。

因为我以不可名言的爱德创造了他们,并由于我仆人们的祈祷,我感到非对他们如此作不可。因为我不轻视人们的眼泪,也不轻视他们汗水与谦逊的祈祷,不,我更是要接受他们的这一切,因为我就是那使他们热爱,对于加给灵魂的损害我是会难过的。对于这些人们,我并不普遍的,准许给他们补赎罪罚,然而如果是有关罪过呢?由于在他们一面,他们还没有准备停当,以完善的爱情来适应我的爱情以及我仆人的爱情,并且也没有完美将自己的痛苦,针对罪恶;也没有完美的痛悔,对待所犯的罪恶,而只是具有一种不完美的方式,为此,他们不能够,像其他人一样,获得并接受罪罚的补偿。即使是论到罪恶,也应该有两方面的准备,这是说,在施予与接受的两个方面,皆有其适当的条件,那些不完美的准备者,他们也是以不完美的方式。接受那些完美的意愿的人们,将自己对他们所受的苦痛,呈现到我跟前的完美(一个完美的祈祷,意愿或工作,纵或是以完美的方式,为某些人们上呈于天主,但由于这些人们没有真正完美的准备,他们也不能完美的接受这些完美,译着谨识)。

为什么我说了他们接受补赎,至到许可给他们的时候呢?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已经给你说的方式,并由于我们计数过的良心之光的方法,并由其他事件,罪过已经补偿了,这是说在灵魂开始认识自己以后,就会呕吐出自己罪过的恶臭,因此,就又获得了圣宠之恩。这些事件,是发生在一般的爱德中间的,如果他们对自己的改过,接受了所加给他们的事件,而没有对圣神的仁慈,加以拒绝,他们会因此而得到圣宠的生命,而脱离开罪过。

然而如果,因为他们的无知,不知感恩戴德,并且也忘了与我共同在一起,并会同我仆人所受的苦痛,他们就很快的落于失败,并陷于受罚的行列,而丧失了那为负恩的人所乞求的仁慈;这只是由于他们的可怜与心硬,这些人们,天主也用了他们自由之手,在他们心中,放上了金刚宝石,如果他们不与基督的圣血,断绝关系,他们是不会以特别方式,断绝关系的。(注二)

我更为你多说两句:虽然他们心硬如铁,但只要他们有时间,他们也能使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如果他们使用同样的手,取用我的圣子之血,并放置在他的硬心上,他会打碎了他们的硬心,并接受为他们赎罪所流之血的赏报,然而如果他们放弃而不作,只要时间过去,便再也没有其他方法了。由我所给予这个财富,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给了他们记忆,是要他们记起我们的恩惠;我给予他们的智力,是为让他们看见并认识我的真理,我给予他们意志,是为使他们热爱我这个永恒的真理,这真理是由他的智力而认识的。

这个是我所给予你们的财富,它应该还回到我的父亲那里去,他们将它卖掉,廉价的给予魔鬼,魔鬼则在他们死亡时,带给他们在今生所获得的东西:充满于他们记忆的,是那些无耻的快乐,与见不得人的回忆,骄傲,嫉恨,吝啬,自爱,痛恨并轻视他们的近人,磨难我的仆人们,他们被紊乱的意志,晦暗了智力,在这些可怜中。带着地狱的恶臭,接受了无限而永恒的刑罚,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用痛悔来厌恶罪,因而没有获得罪恶的赦免。

你愿意获得罪赦吗?那你就应该使用真心痛悔的方法,而不是用世界上的苦难。不但只是罪恶,就连在罪恶之后的罪罚,对那些达到这个完美的人,也都会得到赦免。一般来说,如同我们已经说过的罪过是也得到补偿了:这就是说,那些没有死罪的人,是会接受圣宠的:如果没有充足的爱情与痛悔,就应该用苦难来补赎了,他们需要接受炼狱的痛苦,在那里度过他二次的生命的最后阶段。这样,你可以看出来,由于愿意与我结合的灵魂的意愿——我乃是无限的福祉——并且也看你爱情完美的多少——这个是由于祈祷与切愿所表现出来的,并且也与那奉献之人的条件相符应,而获得赦罪与赎罚的多少;你用什么尺度量人,你也接受同样的尺度量你,那尺度乃是我善心的尺度(注二)。你应该时时加大你热愿之火,而不要让一时一刻间断你的呼声与祈祷,这祈祷会上升到我台前。这样,我告诉你们,对于你以及我在世上所给你的灵魂,要勇敢的受苦,并将你们的个人情感,置之死地,

注一:格前。二章九节。

注二:在中古时代,人们给予血一个特殊的精神力量。

注三:路加:六章,三十八节。
 
回复  支持[6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1:19 发表
永恒的真理(指天主),如同我们在旧约上所见到的(注一),一直在工作不休,使用大力,执意并吸引灵魂,归向自己;不错,我们曾看到,在古人祭献天主时,天主对祂所中悦的祭品,降下烈火,将祭品引向自己,对于祂所喜爱的灵魂,也同样降下圣神仁慈的火焰,将灵魂持有的意愿的祭品,收归自己,并对她说:

——我的女儿,你难道不知道,一个灵魂,在今生今世,所能遭受的一切苦难。连作一个小小过失和处罚,也是不够的吗?因为对我这个无限圣善,所作过的一个冒犯,是需要一个无限补偿的;为此,我愿意你晓得,并不是在今生所遭遇的一切痛苦,都是来自处罚,而乃是为使人容易改过,并作为冒犯天主的儿女之警告,这其间的真理是这样:要使那犯了罪的灵魂,改过自新,这是说,要她用真心痛悔,并厌弃罪恶,来补赎罪过,真正的痛悔,是可以赦罪并赎罪的:这并不是由于灵魂所受的有限的痛苦,而乃是由于他无限的心愿,因为天主是无限,祂希冀的是无限的爱情与无限的痛苦。

天主有两种动机,要邀无限的痛苦,灵魂所犯的罪过,不仅仅是反对她的造物主,而且也伤害了她的近人,对那些由于爱情的热愿,而欲与天主结合的灵魂们,在她们犯了罪,或者看见别人犯罪,并为此而痛苦难过时,无论这痛苦是来自何方,都是具有着无限功劳,而能作为应受无限处罚之罪过的相称补赎,尽管他的工作是有限的工作,并且是在有限的时间中而完成,也一样具有上述的效力,然而为了修习德行,有心受苦,并获有对罪恶的无限厌恶,工作才会有这样的价值。

圣保禄使徒在说:「纵使你会说天使的言语,认识未来的事件,将我的一切给予穷人,将我的肉体付诸火烧,如果没有爱德,对我是一文不值的」(注二)他说的这话,正足以证明我们上面的言语:光荣的宗徒,在告诉我们,有限的功业,没有爱情的切愿,是不足赎罪,也不足以受赏的。

注一:编笔记上十八章廿八节。

注二:格林多前书,十三章第一节至三节。
 
回复  支持[5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0:43 发表
灵魂的热愿是巨大而持续的,然而在第一真理(指天主自己),指示给她世界的需要,以及在世俗中所出现的混乱与冒犯天主的事件以后,她的热愿便愈发加强起来,她由于灵魂之父的一封信(注一)

——在信中,他表示因为人类冒犯天主——灵魂的主人翁——并因为人们对教会的磨难,而感到不能忍受的难过与痛苦。她因而了解了这些事件,这一切就将她的圣愿之火,点燃起来。由于开罪于天主而痛苦,并带有希望的快乐,因之,她满怀信心,认定天主会挽救这些罪恶灾难的。

因为她感到在领圣体中,自己能更甜蜜的与天主结合为一,并能更佳的认识祂的真理——这时光,灵魂是在天主内,天主也在灵魂中,正如鱼在海中,海在鱼中一样(注:——于是在她心中就燃起了明天要去参加圣祭的热愿,明天就是圣母的庆曰(注三)。

明天到了,也正在举行祭祀的时间,一种巨大的焦虑和一种巨大的对自己的认知——她羞耻于自己不完美——闯进了自己的心田,她感到整个世界所做的一切罪恶,其原因是在于她,对自己燃起了悔恨,并怀有接受处罚的心愿。由于这种承认自已的罪恶,以及接受处罚的心愿,洗净了为她仿佛存在的污点与罪恶;不错,灵魂的这一承认,乃是在向天主说话时,才进入她的心中的,她说:——啊,永生之父,现在我转向你的御座前,请你处罚在这快要结束的时代所犯的罪恶,由于我的罪恶,是他们遭受痛苦的原因,诚心的恳求你,在我的身上处罚这一切吧!

注一:灵魂之父,在这里指的是普通的告解司译,后来,改称之为灵心的导师。

注二:这几句话的意义是:指天主在灵魂上的亲在直指灵魂由于爱德而以天主为居室。

注三:圣母之日,指的是专为敬礼圣母的礼拜六。
 
回复  支持[3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9 07:50:05 发表
对话录(圣女加大利纳著)

灵魂由祈祷认识天主,在默观中找到了自己,灵魂的热愿增强,愿意为天主受苦,并由大量的苦难改革教会。

在一个灵魂,带着热切光荣天主,要拯救人灵的宏愿,高举自己到天主台前的时候,这时光,她是在练习着行善修德,她静静的蛰居在认识自己的房间中,并安于这种境遇中,以使更好的了解天主的善良:因为爱情追随认知,有了爱,就会跟随真理,而以真理作为自己的华服丽裳。

因为他不喜欢其它任何的方式,他因着谦虚不断的祈祷,为这个真理,深入的启发顿悟,而立身于认识自己,并沈潜于认识天主之中,用我的上面所说过的方式,操练自己,这个灵魂自然会与天主结合,并追随着被钉死于十字架上的耶稣的芳踪,在这种方式下,灵魂用着充实自已的意愿,以及与天主爱情的结合的意愿,而变成了天主的另一个我(也就是灵魂变成了天主),这正仿佛基督说:「凡是爱我的人,必会注意我的言语,我对于这样的人,会将我自己显给他,他会与我成为一体,我也同他成为一人」(若十四,廿三),在另些们地方,我们也会看到相似的言语,从这些语言内,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爱情的热愿,灵魂转化成为另一个天主的,为了我们看得更为清楚,我忆起了另一位天主的婢女所说的话语(这大概是指的她自己,译者注),这个主的女仆,她是在很高深的祈祷中,以及自己精神巨大的超越中,感受到天主对这个灵魂聪慧认识,天主并不隐藏自己对他仆人的爱情,不,祂更是对他们显示更多的爱情,在其它的许多事件中,祂对她说:

——请睁开你智慧的眼睛,你在我内注视你,你便会看到我内有理智的受造物的尊严及美丽。我是以我的图像与肖似,来创造了灵魂,在我给予她的美丽中,你可以看到她是在穿戴着爱德的结婚礼服,为许许多多,真真实实的德行所装饰,她是由爱情与我结合为一,然而,我也告诉你,如果你询问我,他们是什么人,我将要答复——温合而甜密的圣旨——说,他们是另一位我,他们已经丢失并淹没了自己的意志,穿戴着我的意志,与我的意志在一起,并适应着它。

这样说来,灵魂由于爱情的热切,与天主结合而为一,乃是一件确定的事,因为她愿意认识天主,并且也更坚决的追随真理,为此她自己对自己最初的愿望,加以推动,她也想到,如果在教义上,在榜样以及祈祷上,不能首先为自己有益,便也不会为她的近人有利,这是说,如果不是自己首先在自身内,占有并获得德行,是不能有利于他人的,她向至高并永恒的天父,作了四个祈求:

第一个祈求是为自己。

第二个祈求是为圣教会的重新。

第三个祈祷,一般来说,是为普世人类,特殊的意向,乃是为反判的教徒,她们对教会有着最大的不敬。以及残害磨难。

(注一)

第四个祈祷,是祈求天主,用一般的方式,来救助一切人,并且也在某些特别发生的情况下,加以协助。

注一:在这里,圣女是在暗示乌尔般教宗六世的追随者与反对者的,互相扰搅与残杀,在教会的分裂中,是有着世俗的政治,加以多方面的干涉的。
 
回复  支持[4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17:54:16 发表
[玫瑰]爱德不认识忧愁,喜欢使心胸扩大并慷慨;没有窄狭,也没有双倍,灵魂被这个可爱的箭矢穿透而总不会表现在脸上,也不会表现在语言上,其所表现在脸上或言语上者,乃是在心中的事;他服务他人总是真心而不为自己的私利,只是由于爱德而接受一切受造物。

      [玫瑰]为此,占有爱德的灵魂,总不认识苦难和忧愁,也不为任何事难过;在听命与爱德之间,听命与爱德是姐妹,她是会听命,一直到死亡的。
——【节选自圣女加大利纳《对话录》】[礼物]
 
回复  支持[9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17:51:53 发表
[玫瑰]我热切渴望成为圣人,但我总觉得,自己与那些圣人们相比,实在有天渊之别。他们像耸入云霄的巍巍高山,我则像山下被行人践踏在脚底的一粒细砂。

     然而,我毫不气馁,反而告诉自己,天主绝不会启发我,让我立下无法实现的志愿。尽管我是那么的渺小脆弱,也可以盼望修证超凡入圣的德行。我自知满身瑕疵,想成为圣德显赫的伟大圣人,那简直是妙想天开! 我必须忍受自己无数的缺点,尽最大努力,寻找一条到达天堂的捷径,就是崭新而笔直的小路。

    于是,我在《圣经》中仔细寻找,这座我热切渴望的神秘小电梯,果然有新发现! 我读到天主上智亲口所说的话:“你们这些纯朴的赤子,到我这里来吧!”〔箴:9:4〕。我深信自己发现了所寻求的,于是就更亲近天主; 但是,我要更彻底理解,天主究竟如何对待纯朴的小孩子,寻觅复寻觅,阿肋路亚! 居然给我找到了! 天主对我说:“我要抚慰你,犹如慈母抚慰爱儿一样,我抱你在怀中百般呵护,放你在膝头温柔摇摆”(依66:12-13)。
  
    我从来没有听过,比这更温柔、甜蜜、动听的话,感到非常欣慰。耶稣啊,原来祢的双臂,就是提我升天的电梯呀! 那么,我无需长大,反而要永远保持纯朴弱小,越渺小越好。我们的天主啊,祢事事都出乎我意料之外,常赐给我梦想不到的恩宠,因此,“我要歌颂祢的无限仁慈,我要传扬祢独有的公义。自我幼时,祢便教导我,直至今日,我要宣扬祢神奇的作为,直到我年老发白的时候。”〔咏71:16-18〕。

    我终生唯一的愿望,就是遵从耶稣的圣意,唯愿取悦祂的圣心而已。天主最大的事功,就是让我认识自己的渺小,明白自己什么善功都做不了。
然而,世上确有许多人,全无信德及望德; 因他们不断地辜负天主的恩宠,终于失去这两种珍贵无比的宝藏,断送了人生唯一纯洁而永恒的幸福泉源。

       亲爱的主啊,祢的小女儿认识祢是神圣的光明,她祈求祢宽恕她那些无信德的兄弟姐妹们; 她心甘情愿吃这苦饭菜,祢要她吃多久,她便吃那么久。她为了挚爱祢的缘故,愿意和罪人们同坐在这酸楚苦涩的筵席上,同尝这苦不堪言的菜肴,祢不挥手示意,她绝不起身离开。她就像那个税吏一样,为自己和有罪的兄弟姐妹们向祢说:“天主啊,可怜我们罪人吧!”〔路18:13〕。

     请祢使我们回头悔改,求祢赦免我们的罪过,恩赐我们圣宠,使我们成为义人。请祢使那些没有得到信德之光照耀的人们,最后都见到光明! 我的天主啊! 倘若他们亵渎弄污了祢的酒席,需要一个爱祢的人,做牺牲去洁净它,我情愿独自留在那里,吃尽所有的辛酸苦泪之粮,直到祢乐意带领我到祢的光明之国。我别无所求,唯独向祢祈求一项恩宠,就是永远不要让我得罪祢!
——圣女小德兰著作《小白花春天的故事》[玫瑰]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17:44:08 发表
天国这跟名誉和地位毫无关系
——论最后审审判2008年基督普世君王节主日三钟经讲道
——教宗本笃十六世
 
今天,我们庆祝整个礼仪年的最后一个主日,即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君王瞻礼。我们知道,在四福音中,若果君王这名衔是带着浓厚的政治意味时,耶稣会谢绝这名衔的。不过,在祂受难的过程中,祂却在比拉多面前宣讲了另一种王权。比拉多直接地问耶稣:“你就是君王了?”耶稣答说:「你说的是,我是君王」(若18:37)。然而,在较早前祂已宣告:「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若18:36)。
 
的确,基督的王权,就是天主父王权的启示与实行,祂以爱和公义治理万物。天父把赐予人类永生、爱他们到终极牺牲的使命交托了圣子。同时,圣父从圣子成为人子,成为与我们相似(见:若5:21-22, 26-27)的一刻起,把审判人类的权柄交给了祂。
 
借着圣玛窦恰恰写在基督受难史之前的这个比喻(25:31-46),今天的福音所坚持的,正正就是基督判官的这份普世王权。当中的图像浅白,措辞通用,但当中的讯息却无比重要:这是我们终极命运的真相,并列出我们将被审判的标准。「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玛25:35)。
 
有谁不认识这段经文?它已成为我们文明的一部分。它已在基督文化的民族历史中,已在他们的价值观,已在他们的制度上,并已在他们的社会福利组织中烙下了印记。虽然实际上天主国并不属于这世界,但因着天主,它使存在于人类和历史中所有美善达致完满。根据福音讯息,如果我们把「爱近人」这条诫命付诸实行的话,那么我们就为天主的王权开拓出空间,而祂的王国就会在我们之中实现。相反,如果我们都只顾自己的利益,那么世界就只有毁灭的下场。
 
亲爱的朋友们,天主国跟名誉和地位毫无关系,不过,好像圣保禄所写的,天主国是「在于义德、平安以及在圣神内的喜乐」(罗14:17)。上主把我们记挂在心,即是说,祂想我们每个人都得到生命,特别是那些祂儿女中「最小的」都能参与祂的盛宴,那是祂是所有人所预备的。因此,那些早晚都在呼喊「主啊,主啊」,但无视祂诫命的假善人,是没有出路的(见:玛7:21)。
 
天主会迎接那些每天都实行祂说话的人进入祂永恒国度的。这就是为甚么祂所有受造物中最谦卑的童贞玛利亚,在祂眼里是最伟大的,并坐在基督君王的右边。靠着子女对父母的信任,我们切愿把我们交托给她在天上的转祷,好使我们能够实践我们基督徒在世的使命。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07:46:05 发表
除了耶稣基督,没有别的救主!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07:45:07 发表
凡不认识天主的人,都是真正的愚人,因为,他们未能从看得见的美物,去发现那自有者;注意了工程,却不认识工程师;
反而认火、风、流动的空气、运转的星辰、洪流的巨涛、天上的光体,为统治世界的神。
如果有人因这些东西的美丽而着迷,奉之为神;那麼,他们就应知道:这些美物的主宰更是美丽,因为,全是美丽的唯一根源所创造的。
如果有人惊奇这些东西的力量和效能,就应明白:创造这些东西的更有能力;
因为,从受造物的伟大和美丽,人可以推想到这些东西的创造者。
不过,这种人的罪尚较轻微,因为,他们寻找天主,也有意找到,却一时误入了迷途;
这或许是由于他们所见的世物实在美丽,因此在专务研究他的工程时,只追求外表;
但他们仍然不能推辞无过;
因为他们既然能知道的如此渊博,甚至能探究宇宙,为什麼不能及早发现这些东西的主宰?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07:41:59 发表
爱是我们接受赏罚的标准,也就是说,我们要透过具体行动的爱来服事我们最小和最需要帮助的弟兄姐妹,如此我们也就爱和服事了耶稣。

比如共产党不信耶稣,不承认有天主,声称没有救世主,也就是否认耶稣为救世主!它们也做“好事”也“行善”,方济各教宗曾说无神论做好事也得救!

他们做“好事”是为耶稣做的么?是天主的爱催迫他们做的么?他们的“善行”光荣天父么?

他们承行天主旨意么?听天主的话么?听天主的话而实行么?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11-28 07:36:09 发表
不需要信,不需要真理?没有信的爱是爱?不承认真理的爱是天主的爱?

是不是靠善行得救?无神论有“爱”就能得救?
 
回复  支持[0反对[0]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