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符合《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的精神吗?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8-09 00:12:09 发表
教廷八点指示<一九八八年五月>
一、天主教教义明白确认只有那些[接受教会的全部组织,及教会内所设的一切得救的方法,同时以信仰、圣事、教会行政及共融的联系,与借教宗及主教们而管理教会的基督结合在一起的人](教会宪章14号),才是教会完整的成员。

二、既然在天主教内罗马教宗是[信仰统一和共融的,永久而又可见的根源和基础](教会宪章18号),那些不承认且与教宗不保持共融的人,无法被视为天主教徒。与教宗的共融,不仅是纪律的问题,更是天主教的信仰。 因此,圣座对在世界各地,历年来一直保持信仰的完整,且忠于罗马教宗的主教、司铎、会士和教友们,怀有深切的敬意,并鼓励他们继续在此信仰上成长。 有关中国,历史上记载一九五七年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同时宣布放弃与教宗及圣座的基本关系,宣布天主教教友团体直接由政府管制。 虽然爱国会的某些负责人,最近所采取的一些立场,似乎显示在态度上有某种改变,而爱国会本身倾向于在教会与政府之间担任沟通工具,但不是宗教性的,却是政治性的工具,爱国会的组织文件和其代表的声明都证实此种意向。 况且事实上,爱国会即使在目前还是设法控制每一个教区的主教的挑选和祝圣,以及不同教区团体的活动。 根据以上所说的教义原则,任何一个天主教教友,依照良心,不能接受一个要求放弃他或她信仰的基本成份的社团的原则,即与教会和世界天主教主教团的可见的元首――罗马教宗――不可缺的共融,因教会和主教团没有教宗为首无法存在。
三、自一九五八年以来,由于爱国会的倡导,在中国大陆,没有罗马教宗必要的同意(宗座任命),祝圣了不少主教。 依据教会教义和法律规定,这类祝圣被视作严重的不合法;无论是接受祝圣的和主持祝圣者,均处保留于宗座的自科绝罚(参阅一九五一年四月九日圣职部法令及天主教法典第一三八二条)。 根据我们手头的资料来判断,上述的祝圣本质上没有任何因素,能造成祝圣本身的无效。当然,在这种情形下,只有在仔细并充分地审查每一件个案的细节后,才能作确定的判断。
四、有关由未被教宗承认的主教所晋升的司铎所施的圣事,假定他们的晋铎是有效的,那么他们所施行的圣事也有效。 有关参与弥撒和领圣事的合法方面,天主教教友应去找那些忠贞的司铎,即与教宗共融的司铎。 不过,为了他们属灵的利益需求,教友也可以去找其他的司铎,不过得避免坏榜样和危险,看他们的行为是否会损害到天主教信仰的完整内涵,即以上所说,要求与罗马教宗的完全共融。
五、第一和第二号所叙述的原则,要求避免与隶属爱国会的主教和圣职人员,有任何〔圣事上的相通〕,因此他们在中国大陆外作访问时,不得邀请他们或允许他们在天主教圣堂或机构内举行礼仪行为。 去中国大陆访问的主教和圣职人员,也应该遵守此规则。
六、教会在中国犹如在其他任何地方,有权利也有义务设立训练圣职人员的修院。 假如无法设立修院或是无法以其他方式,即使是秘密的方式,适当地培育准备晋铎的,那么他们也可以送爱国会管制下所开办的修院,不过唯一的条件是整体的方向和陶成,是依照教会的训导和指导的。 这种办法应该根据当地的环境来评估,也要看是谁在领导这种训练中心。
七、圣书、礼仪书、要理书及其他教科书等,必须是忠实传授教会道理者,才可应用。
八、一切援助必须是用在能维护天主教会正确的教义和信仰精神的事业上。 为了援助无法给予以上保证的人士或事业时,每一个案得根据有关合作的伦理原则来审核。
一九八八年五月     教廷国务院 万民福音传播部                           
 
回复  支持[5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7 14:56:05 发表
中国推「宗教中国化」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时间:2020-10-15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965
二零一九年开始,大陆统战部及五大宗教不断开始进行「宗教中国化」的研讨和学习活动,今年扩大到各省市统战部门和各个宗教。最新的可算是十月十二至十三日,在福州举行的宗教中国化协同创新论坛。当局有一种誓要遍及全国,对所有宗教进行「宗教中国化」改革。

这种模式,就是在历任领导人发表讲话后贯彻学习,从上到下逐级推广。而这次大陆进行的「宗教中国化」改革就是由国家领导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他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二零一五年五月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主席明确提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翌年四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对坚持大陆宗教中国化方向作了深入系统的阐述。

中共一向有学习党魁讲话精神的作法,这次关于「宗教中国化」也不例外,从上到下逐级开展各种学习和研讨,俨然是要将「宗教中国化」做成一个新的宗教学术体系,从而来驾驭宗教。

关于「宗教中国化」,如果按照字面来理解,就是宗教要适应中国的环境,但事实却非如此,因为中共对「宗教中国化」更具体,更政治化。中共要求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必须把宗教界的政治认同放在首要位置。

据《微言宗教》的报导在福州的论坛上,有代表指出「宗教中国化」的三个要点,十分值得我们关注,该些要点较具体地点出「宗教中国化」的内容是甚么。

首先,宗教组织要一定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深入开展国旗、宪法和法律法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四进」宗教活动场所活动,即是要把党领导的价值观渗入宗教之内。

其次就是宗教要为党服务。与会代表提到要发挥宗教界主体作用,引导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义、礼仪制度的同时,「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努力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的阐释」,即是宗教的教义要配合、符合、结合党的指示。

最后就是长期做好「导」的工作,即宗教要听党的指挥、指导。通过引导、管理、服务等方式,最大限度发挥宗教的积极作用,和抑制宗教的消极作用,努力把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共同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从而得知,这是宗教中国化的具体方向,也可从中瞭解到对宗教的影响。

中共给「宗教中国化」的定义是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用中华文化浸润中国各种宗教,支持宗教界对宗教思想、教规教义进行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阐释,坚决防范西方意识形态渗透,自觉抵御极端主义思潮影响。

所以「宗教中国化」的意思就是要改造宗教,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改造宗教思想与教规教义,为笔者来看,这是非常荒谬的事,用一个无神论的价值观来改造有神论的宗教思想,岂不是将有神论改成无神论。

然而,这不仅是改造宗教,更是要消灭宗教。从中共在建立苏维埃政权时就提出了这个想法,只是当时他们为了在民国时期稳固刚刚建起的苏维埃政权,所以才没有执行。后来在一九四九年左右,为了稳固政权也没有大规模执行。直至中共完全掌权后,他们就开始对宗教进行彻底消灭,历时近三十年,直到改革开放后为了赢得国际的经济来往,才对宗教放松,宗教也才得以恢复。

历经江泽民与胡锦涛两代领导人时期,宗教才有所喘息的机会,算是得以蓬勃发展。但自习主席执政后,就开始了对宗教的各种打压,其所使用的手段比毛时代更为严酷,披着法律的外皮,肆意的破坏,令宗教无处伸冤。

中共制定各种法律法规来箝制和打压宗教,只是一种外部施压,但提出「宗教中国化」却是想要从宗教根基上消灭宗教,由此可见习近平是与毛泽东是同一种思路,视宗教为毒草。

如今随着众多国家与中国在经济上进行割裂,中共重提计划经济,大有闭关锁国的迹象,而这一切都与毛泽东时代有着熟悉的味道和配方。如果中共真的进行闭关锁国,对当下的宗教来说,将是更惨烈的打击,迎来的也可能又是一轮的清除模式,犹如毛时代一样,或者更甚。

因为中共多年来对人民的洗脑,令中国人对宗教更加冷酷,如果中共再次掀起消灭宗教运动,在中国的基督宗教将会成为人们重点的冲击对象,尤其在如今经济低迷,人们积蓄的负面情绪无处发泄时,很可能会在中共引导下将基督宗教视为发泄口。

中共几十年来从未间断过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污蔑,其用意就是要对民众洗脑,不让民众的思想醒来,其中就包括对基督宗教,害怕民众信从了基督宗教而对民主自由有了向往和认知。这也是中共为何不放弃对基督宗教打击与改造的重要原因。

「宗教中国化」其中的目的就是去基督宗教化,中共就是想借此来改造基督宗教,使之成为任由中共摆布的傀儡宗教,也借此来摆布信众。这与「宗教本地化」有着本质的区别,「本地化」是宗教融入当地的文化范围中,使民众充分瞭解宗教,但「中国化」是宗教政治化,将有神论改造成无神论。

若「宗教中国化」不是中共想要的结果,中共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花费巨大力气来推动,显然就是中共对宗教进行打压,借此将宗教「合法」的消失。
 
回复  支持[6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7 14:52:18 发表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公开聘用党员宣示其党性
时间:2019-07-26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1715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七月廿三日发布了一则「二零一九年公开招聘应届毕业生拟聘用人员」公示,招聘的两名硕士研究生任职岗位分别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秘书处文书和办公室文书,两人的政治面貌分别为共青团员与中共党员。

这则公示发布后,引起教会内的关注,在党员不能够信教的大前提下,新聘的两名职员不可能是教友,除非他们私下隐瞒其信徒身份,这是公然揭示爱国会的办公人员并非全是基督徒。

在百度百科中,称爱国会是「中国的一个区域性和政府性的组织」。这一句话,就已经完全给爱国会定性了,说明了爱国会到底是不是教会机构。

而在爱国会章程里,第一章第二条称「本会是由全国天主教神长教友自愿结成的非营利性爱国爱教的群众团体」,虽然这一条写的很像模像样,好像爱国会真的是教会机构,第四条马上就撕下了面具,「第四条本会接受国家宗教事务局的依法管理和国家民政部的社团管理监督。」一个归国家宗教事务局管理的机构,再声称是由神长教友自愿结成的非营利性群众团体,就很难让人相信了。

加上这次爱国会拟聘用人员的公示,赤裸裸地揭示爱国会的办公人员由党员内担任,公开了这个一直以来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而已。

在此之前,已经有些地方的爱国会里就聘用了非基督徒,甚至有党员在其中。爱国会聘用职员,有的是按照政府公务员招聘形式进行招考,有的是政府直接指派的,有的是教会自己选的,招聘形式不同,也意味着待遇不同。如果按照政府公务员招聘形式招考,就会给与公务员待遇,政府指派的有的也享受公务员待遇,有的待遇稍微差些,教会自己选的就会根据各自教会的经济条件安排,但有的教会自己选的,政府也会给与补贴。很多爱国会的资金来源并非教会自筹,而是来自中共统战部或宗教局的拨款,拿人手短,拿人家的钱就要为人家办事,所以指望爱国会为教会办事,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其实,爱国会就是政府豢养的家犬,是中共侵蚀教会的打手,每次中共压迫教会时,爱国会并非站在教会的利益一面,而是成为打压教会的刽子手。在河南教会遭到中共打压之时,最先站出来发声的就是爱国会,爱国会按照中共的意思发布文件,要求各教区不要反抗,要执行中共的无理打压。这就是爱国会最真实的面目。

无论是从浙江拆十字架开始,还是在河南教会遭到迫害,拆了无数十字架和教堂,再加上蔓延至全国的打压教会行为,爱国会一直没有站出来发声,保持沉默,它在章程第二章第六条中所称的「发挥广大信教群众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协助政府贯彻落实宗教政策,维护教会的合法权益」以及「加强同各省(市、区)天主教两会和教区的联系与指导,开展调查研究,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社情、教情、民意,提出意见和建议」都没有做到,而它只做到了一点,就是「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一个有神论的宗教团体机构,竟然公开声称自己接受无神论政党的领导,热爱无神论的主义,可见其目的所在了。

就在前几日美国谴责中共压迫宗教后,「一会一团」竟然听从中共的安排发表了《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发言人就美国抹黑我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发表谈话》,强烈谴责美国的这种谴责中共压迫宗教的行为,还声称「中国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国公民依法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天主教的牧灵福传事业和其他宗教一样得到了健康发展和长足进步」,指美国「罔顾事实」。

面对国内中共大规模的压迫教会行为,爱国会没有站出来谴责,反而在他国为教会被压迫发声它却站出来谴责国,还说这是「对宗教及其信众的亵渎」,这岂不是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翻版吗?爱国会真的是一批中共豢养的恶犬,中共让它咬谁就咬谁。

要说对宗教及信众的亵渎,爱国会此时就是对教会最大的亵渎,罔顾事实,为它的主子中共而睁眼说瞎话,从而也可以看出,爱国会到底是教会的机构,还是中共的机构。如果真是教会的机构,怎能反咬自己?

这次爱国会公示招聘应届毕业生拟聘用人员信息,无疑就是在公开宣布,他们就是中共的机构,而非教会的机构,他们彻底撕下了用以遮羞的虚假面具,就差下一步成立天主教党支部了。宗教团体成立党支部并非不可能,因为佛教就已经走在前面了
 
回复  支持[10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7 03:33:43 发表
谁是保定教区的分裂者?

——马利诺

近来,保定教区又一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头浪尖,其原因是保定教区的教长安树新主教于7月15日发布了一封牧涵,此牧涵以强硬的态度命令“地下”的神父们完成登记手续,并剥夺了没有登记的“地下”神父的“管理与服务的权力”。此举之严重,手段之恶毒,着实让人嘘唏。因为,依国家法规地下教会已然没有了生存空间,如今,教会内部也扼杀了“地下”教会的存在命线,此举是弟兄爱德?是合一?是圣神推动之果实?笔者实在不敢苟同。
保定教区在历史上是一个让全国教会视之为楷模的忠贞教会,如今何以走到了官方教会强迫“地下”教会,甚至自相残杀的地步?
保定教区的远古闻名与至死坚持忠贞路线的前教区主教范学淹牧人是分不开的,当然也离不开教区忠贞信徒们及司铎们的跟随与支持,之后的教区主教陈建章善牧与现任的教区主教苏志民善牧依然决然的继续着先人的忠贞,即使几十载的铁窗生涯,也在所不辞。安树新主教,自1994年晋牧以来,以辅理主教的身份辅助教区主教,也一直追随着教区的忠贞,此时教区氛围何等融洽。虽然又政府的外在压力,但是为了同一目标,在强权中彼此支持,彼此鼓励。1996至1997年间,苏志民主教与安树新主教先后失踪,因“东闾朝圣”事件被捕,坐监十年。至此教区并无对立和分裂。在铁拳的威胁中,依教区主教苏志民主教失踪前所做名单,有条不紊地治理着教区,牧养着信友。
2006年8月,安树新主教与保定教区自选自圣的,未被教廷认可的主教苏长山及其他7名神父在东闾大堂共祭,随后于当月24日被释放,获得“自由”,转向官方化路线,教区的分裂也从此真正得开始了(此前,在保定参加爱国会组织的只是极少数)。这“地上”与“地下”的大规模分裂,不但为一些信友的良心造成了一定的困惑,甚至也成为了一些教友外在人际关系破裂的原因。
此事不久,教廷出于对于主教职的尊重,致信教区,任命安主教为教区署理,也就是说,安主教在教区正权主教苏志民主教获得自由之前,临时处理教区事务。安主教在成为临时管理人之后,没有推动和促进教区的合一,相反,因着他的一系列行为使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
2006年12月4日,未被教宗承认的,非法自选自圣的主教苏长山去世,12月9日,安主教为其举行葬礼,再一次公开承认非法主教苏长山的“合法”主教地位;2009年8月,安树新主教公开宣称自己加入了爱国会,并担任保定教区天主教爱国会的副主席(爱国会一直不被教廷认可); 2010年8月7日,不顾尚在狱中的保定教区正权主教苏志民的法律地位,安树新主教在保定总堂执意举行了就职礼,宣称自己是教区的正权主教,有来自保定教区和唐山、邯郸、邢台和张家口等地的主教和神父24位及教内外朋友500多人参与就职弥撒。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河北省委统战部、省民宗厅,保定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领导,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和省天主教两会负责人出席就职典礼。安树新主教在就职典礼中公开宣读了“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的任命状,接受任命而公开就职。
法典387条1项明文规定,“教宗得自由任命主教,或批准依法选出的主教”。并且“今后不再让与国家政权以任何选举、任命、推荐或指定主教的权利及特许(同条5项)。所以,安主教的就职当然无效,因为除了教宗,其他个人或团体都没有任命主教的权力,此“其他”当然包括主教团。“中国主教团”更是没有被教宗承认,也没有任何法律地位。
法典449条1项规定:“惟有教会最高当局,在聆听有关主教意见后,得成立、取消或改组主教团”。也就是说,所谓的“中国主教团”只是中国主教们的一个集合,并不是天主教法律中“主教团”的地位及权力。而安主教不但接受了一个没有任何法律地位的一个团体的任命,还公开就职“教区主教”的职务,此罪行在古代称为“谋权篡位”,可谓是有诛九族之严罚。天主教法典也将此“罪行”列于刑法之中:“凡僭取教会职务者,处相当的罚”(法典旧刑法1381条1项,新刑法也有此罪行1377条1项)。
如今身为临时管理人的安主教,依然继续着他的“合作”路线,使教区的分裂越来越大,教区的合一已荡然无存,究其原因,只因安主教想依个人之力,改变整个教区的忠贞理念,这并非教区信友的意愿,也不能说成是“天意”吧?!现阶段,虽然有些神职人员因各种困难和原因,选择了安主教的“合作”路线,但仍有相当的神父和教友们毅然决然地坚持着先人的忠贞。然而,在安主教看来,这些人反而成了分裂的原因,更借一牧函逼迫他们放弃忠贞,而与他一起“同流合污”,是因为他们的忠贞与光明而显出“自己”的黑暗行为吗?还是为了外在与表面的合一而不择手段,甚至互相伤害也在所不辞?这是天主所要求的合一吗?真正的合一是在真理与爱德中实现的,此内斗手段只能增加彼此的分裂与仇恨,与合一背道而驰。
愿安主教及其同谋能在主内醒悟,行事为人能以教区的真正利益为目的,在真理与爱德中实现教区的真正合一。
谁是保定教区的分裂者?
https://bbs.ccccn.org/thread-20731-1-1.html
 
回复  支持[8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6 09:49:17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崔新刚被谁转化的?梵蒂冈还是北京

崔新刚还用转化吗?一个农民出身的半文盲,去海外弄虚作假两天就以为是外交官,主动跪舔!

教会就让这些人给弄傻了
 
回复  支持[4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5 19:37:2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崔新刚被谁转化的?梵蒂冈还是北京

崔新刚还用转化吗?一个农民出身的半文盲,去海外弄虚作假两天就以为是外交官,主动跪舔!
 
回复  支持[3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4 23:31:48 发表
从《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窥探教会的危机

——马利诺


几天前(2022年7月15号),安主教发布了《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借此要求非官方化的神父们走向“地上”,也就是说加入爱国会,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在此牧函中,妄谈这是圣座的旨意,并举例说教宗已经“无附加条件”地接纳七位非法祝圣的主教。安主教在其牧函中肯定了因着政府的痛苦“转化”而开始申请加入爱国会神父们,同时试图打击和处罚那些不接受转化的弟兄们。
总体而言,此牧函让人感到诧异,更是在字里行间充斥着政治气息。如,“随着政府推行全面依法治国的政策……”;“也是天主借着政权使我们教区强行合一的果实”等等,此不多赘。读其之后,会产生几丝疑虑:这到底是一封给予教友信德鼓励,阐述正统信仰并维护教会利益的牧函?还是一个政府的红头文件?也或许是一个向政府低头示好,表示衷心的宣言吧;更或是打击自己兄弟的“武器”。总之,此牧函相比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的牧函,相比教宗方济各给中国教会的指示总显得格格不入。因为教宗们的牧函与信件,让我们感受到其父亲般的形象,并给予我们希望和力量。教宗们在尊重我们的良心和自由的前提下给我们一个牧人的指导,而不是胁迫与冷漠。
安主教在自己发布的牧函中用《宗教管理条例》来威胁、恐吓那些不顺从他的意愿而接受转化的神父们。他声称“这样的行为(是指那些不接受转化而加入爱国会的神父们)既违反《教会法典》又违反《宗教管理条例》,教区保留按照教会法典给予的处罚,国家依法对其作出的相应处罚教区不负任何责任”。
安主教发布的牧函,以《宗教管理条例》作为“武器”镇压其他的弟兄们,但是他真的了解此条例吗?我们可以从信仰层面看看其条例到底在说什么,想说什么。其条例是2004年11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26号公布,2017年6月14日国务院第176次常务会议修订通过,自2018年2月1日起施行。共分九章,77条:涉及宗教团体,院校,活动场所,教职人员,宗教活动,财产,法律责任和附则。
虽然我们不能直接从条例中找到政府对宗教的定义,但是我们可以从一些条款中分析出宗教,对于政府来说,到底是什么。第四条谈到应“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宗教和睦与社会稳定”;第五条规定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第二十条谈到设立宗教活动场所不得违背本条例第四条和第五条,等等。
教会的本质是什么?教会是一个在父及子及圣神的统一之下,集合起来的民族;是天主之国的开端;是基督的奥体。教会是天主与人合一的地方,也是天主借以实现祂救赎人类的工具。(参《教会宪章》,1)教会具有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特性 (参《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当然所有基督徒要宣讲、生活所有的普遍价值,因为圣经上说,一切美善的都是从天主而来的(雅 1:17),所以我们都会去实行。但是,此条例强调说是为了“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似乎把我们的信仰真理本末倒置了,甚至是改变了。
当人们不清楚宗教应该要做什么的时候,就会出现类似的笑话:一位神父在一位爱国会的主教就职上发言“在中央、省、市各级领导和部门的关怀和支持下,我们满怀喜悦地举行了某某某就任XXX教区主教典礼,这是天主教XXX教区的一件大事、喜事,必将进一步推动XXX教区在爱国爱教、牧灵福传、服务社会等方面掀开新的篇章”。更是不缺少奇葩的作法,如国旗进教堂,学习马例主义等等。
当某些人把天主的教会变成一个宣传平台,一个工具时,教会何在?这是在挖空教会,改变教会,异化教会,最后使她成为一个被玷污的“怪胎”。今天,有些接受转化的主教和神父们,不仅不对此加以反思,而且还顺从此“潮流”,更是打着《宗教管理条例》和圣座的幌子(错误解释《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以打压非官方化的神父们。这实在是教会的悲哀,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你们与其这样盛气凌人地展开迫害性的内斗,还不如多学习一下到底什么是教会。你们还不如利用自己的空间和政府交谈,为教会争取一些空间。这样做,至少可以不泯灭自己的良心。

https://bbs.ccccn.org/thread-20730-1-1.html
 
回复  支持[5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4 19:53:3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黄老邪 的原文:

想看看谁能使天主教合一

雅威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都挷去了就合一了。
 
回复  支持[4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4 18:00:08 发表
网友 黄老邪 的原文:

想看看谁能使天主教合一

雅威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回复  支持[3反对[2]
本站网友 黄老邪
2022-07-24 07:03:20 发表
想看看谁能使天主教合一
 
回复  支持[2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3 17:12:30 发表
中梵协议并不使得迫害合法化
时间:2018-12-22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王振江神父 点击:3251

中梵协议并不使得迫害合法化

王振江神父

已经有许多的仁人志士对中梵协议— 美好的愿景 —众说纷纭,虽然也愿意像陈日君枢机那样将一切交托给天主,在祈祷中听天由命,无奈近期接连从某些教区和司铎弟兄处收到一些骇人听闻的消息,更有人甚至对协议做出了错误的解读,致使教会内部出现了某些乱象,包括误导了热心教友们的良心。学习之余仍愿意借题发挥给出一些孤陋寡闻的见解,尤其是结合国内教会当下的实情:十字架持续地倒下,圣地、圣物在被“红色化”的趋势下屡遭亵渎,为主忧心的牧者和有良知的信友们在高压下每日承受着身心的迫害。

国内教会当前的微妙局势不也印证了这样一端道理:有时候痛苦不仅仅来自恶,也是为了善。面对水深火热中的(大陆)教会,伯多禄教宗的话为我们是多么的甘怡,“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赞美!他因自己的大仁慈,藉耶稣基督由死者中的复活,重生了我们,为获得那充满生命的希望,为获得那为你们已存留在天上的不坏、无瑕、不朽的产业,因为你们原是为天主的能力所保护,为使你们借着信德,而获得那已准备好,在最后时期出现的救恩。为此,你们要欢跃,虽然如今你们暂时还该在各种试探中受些苦……若天主的旨意要你们因行善而受苦,自然比作恶而受苦更好”(伯前1:3-6;3:17)。

不仅有识之士对中梵对话都保持着“乐观其成”的态度,当然,这始终都是每位大陆信友最单纯的渴望和祈祷。也不可否认,教宗方济各及其同心同德的同工们确实怀着善意透过一切的可能(包括“政治色彩”的行政),为中国教会和信友们在有限的条件中争取更多、更大的福祉,那么,与其说协议是中梵(政治)谈判达成的结果,倒不如说是,方济各教宗及其同心同德的同工们以普世善牧的情怀为伤痕累累的国内教会乞讨来的一剂苦药,正如教宗和教廷代表一再重申的那样,协议的宗旨仅仅是出于牧灵的需要,更确切地说,为了一个有形可见的(中国教会与教宗所代表的普世教会),为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圣事性的共融(所谓地上与地下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教会的“破镜”现象是在一个特殊和极端困难的时期所造就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或许有赖协议的签署教宗方济各及其同心同德的同工们也愿意标志性地给予大陆教会在灵性上的安慰和鼓励,借着(地上、地下)彼此放下“法理”和“圣事”层面的嫌隙从而一道为真理和正义做见证。除此之外,协议本身为教廷而言也绝不可能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假若如此,那岂不真的要冒“干涉中国内政”之大不韪?!因此,笔者以为任何企图“拿鸡毛当令箭”的做法都是不明智之举,甚至有破坏中梵友谊和对话的嫌疑,套用外交部一贯的陈词滥调,中梵之间应该“相向而行”。既然协议内容直到目前为止都不足为外人道,那么,假借协议的名目企图解散、打击地下教会,侵害公民本应有的信仰自由权利也算是无理取闹吧?更遑论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的组织合法化等等。

笔者一直对中梵协议的“保密性”有着一个困惑,既然中梵协议不足为外人道,那么,教廷如此的策略是否也有意暗中保护神职和信友们在具体的牧灵实践中的良心自由?一方面,鉴于签订协议的双方仅仅是中梵两个政治实体,因为迄今为止尚无任何一位(国内)教会的内部人士(神职?代表?)声称参与其中,如此这般的暗箱操作,从某种层度上是否此协议也被赋予了纯“政治性行政”条款的意义,即便从法理上来推论,除签订协议的当事人双方或代表,其他任何的局外人都不受相应条款的约束,自然也无须承担相应责任。另外,就协议开诚布公的事项,除过已经明确的牧灵职权外,即主教的任免及其相关,国内教会需要在信德内的服从,至于其他或可根据良心相机行事?不妨如此假设,因为协议签署双方乃中梵所代表的两个政治实体,无关内部人士(国内教会)一项,所以,含蓄地对“政治行政”和“牧灵实践”做了区分,在这个区别当中自然为国内教会留出了一条在牧灵实践中自由决断的夹缝。举例来说,不排除教廷可能会受限于“政治谈判”上的妥协和无奈,从而对国内教会给出一个“行政任免”(针对“非法”、“绝罚”案例),当然,也不排除教廷根本无法切实地掌握某些不为(当地)人知的“实情”,从这个角度,各个教区才是这一“政治性决策”的真正主体,因为牵涉到地方教会内部正常的生活秩序,如何具体地协调,实施?如何按照教会法典及良心相机行事等?总之,接受这个“政治性的行政”决策乃是本着信德的服从,但至于教会(教区)内部正常的牧灵生活秩序或可斟酌详情,按照良心,尤其是针对那些虽然“被追认”,但本质上属于“被共融”的牧职窃贼。相反,所有地方牧者和信友们仍应按照良心和信仰的正直相机决断行事,尤其是以教宗本笃十六世07年的牧函指导为准绳。反过来讲,如果有人错误地解读此协议将其用于政治的目的或迫害,也变相地扰乱地方教会正常的生活秩序,甚至扰乱信友们的良心,这种情况下,或许“听命与人间的权柄而不听从天主,在天主前应该算不得合理”(宗4:19)。

基督徒团体既蒙召,遵从耶稣的教训和榜样见证福音,并为天国的建立而努力不懈,梵二文献也清楚地指明“现世的天国就是教会”。实际上,无论基督徒本人还是教会自身的建设都需要一个开放的态度,一方面学会放下偏见、固执和迂腐;另外一方面,诚挚地欢迎、接纳任何善意的监督和帮助,当然,为教会而言也包括接受来自政府的一切合理、合法、积极的,因为这也是来自圣经的教导(罗13:1-7;伯前2:13-17)。但从根本上而言,政教一定是分离的,而且应在一种正当的关系中共处,有基于此,地方教会首先是本着至一和大公的精神去为福音,因为教会的职责最主要的是做社会的良心,与政府一起通力合作为普世价值服务,而非沦为某个意识形态的附庸。

最后,雷明远神父所具有的远见卓识应该很能够为当下国内教会生活中的乱象给予启发:“中国归中国人”,在建树本地教会的实践中,无论牧者还是信友,每位基督徒都需要这份在信仰内自告奋勇的担当和忍辱负重的使命感。
 
回复  支持[3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3 15:35:2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弟兄们,那自称为方济各的贝尔戈里奥和自称为教长的安方济原本就是一丘之貉,这是本质问题了,要擦亮眼睛

你连教宗都骂,你还是人吗?还忠贞呢,和谁忠贞了?看看保定的崔保仲,连信仰都忘了,还忠贞呢,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群骗子!!

你这样说话是不太合适了。因为骂教宗就不是人了?因为骂教宗,这个人就是忠贞教会了?您的逻辑了太差了。如果骂的有理,为什么不能骂?您还不认人说话了?您是不是也是XX党?
 
回复  支持[0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3 02:33:49 发表
《关于保定……》之反思:从圣经角度看牧人与合一
https://bbs.ccccn.org/thread-20729-1-1.html
(出处: 天主教学术论坛)

《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之反思:从圣经角度看牧人与合一
——若瑟
    生活在中国的教会的合一之路是我们必须要迈进的,这也是主内所有弟兄姊妹们所追求,所喜悦的。然而,此合一之路走得异常艰辛,甚至在其旅途中还出现了矛盾与压迫。前几天,更是出现了《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并引发了一些波澜。这引起了我的反思,我愿意从圣经出发分享一下自己关于合一的看法。耶稣在「善牧」言论中提到了「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若10:16),这句经典也通常被引用作为「合一与共融」的圣经依据。也就是说在善牧的带领之下走向合一。
    1.     善牧
    何为「善牧」?耶稣在福音中以非常直接的方式描述:善牧是为给羊带来生命,为使得自己所牧放的羊群获得更丰富的生命(参若10:10)。更是紧接着强调他自己「是善牧: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若10:11)。耶稣这番有关「善牧」的言论在旧约中可瞥见其基础。上主藉着厄则克尔先知提及真正的善牧:「失落的,我要寻找;迷路的,我要领回;受伤的,我要包扎;病弱的,我要疗养;肥胖和强壮的,我要看守;我要按正义牧放他们」(厄34:16)。
    在耶稣所建立的教会中,主教们是耶稣善牧的形象,「由天父派来管祂的家庭,要时常切记耶稣善牧的榜样,祂不是来受人服侍,而是为服侍人」(教会宪章27)。司铎们作为主教的助手,要一起承担善牧的使命。教会的训导更是明确地指出:「主教们以善言、善劝及善表,而且也用权力和神权,以基督代表的资格,管理托付给他们的局部教会,他们知道,为长者应当像是幼小的,为首领的应当像是服务的,用权力只是为了在真理及圣德上策励其羊群」(教会宪章27)。
    然而,《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中却曲解了教廷的训导,甚至滥用职权对兄弟们抨击打压。有个别极端人士更是借题发挥,打着「共融与合一」的口号,拿着所谓的「教廷支持领本签字」混淆视听。这样的神职人员似乎已经很远离了基督善牧的形象。
    与其做这样的内斗,还不如把精力放在牧灵与福传的使命上。虽然面对不同的处境,所作出的选择不同,但是互相尊敬是为人处事的底线。在此基础上,个人应在自己的处境中为教会争取最大的空间生活信仰,见证信仰。福传相比现在的内耗更是善牧的使命。如果,牧人们忘记了自己的使命,那么上主藉着先知的谴责也将临到他们身上:「你们吃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却不牧羊羊群:瘦弱的,你们不扶养;患病的,你们不医治;受伤的,你们不包扎;迷路的,你们不领回;遗失的,你们不寻找,反而用强力和残暴去管制他们……」(厄34:3-4)。
    2.     合一
    「共融与合一」需要真正的善牧来引导,永远不能成为牧者滥用职权的借口。
    何为真正的「共融与合一」?耶稣所迫切希望的「合而为一」(若17:11、21、22、23)需要将其放在耶稣「临别赠言」(若13:31—17:26)中解读。祂在逾越节前为门徒一一洗脚的时候留下「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你们也该照样彼此相爱」(若13:34)的命令。彼此相爱是以基督将生命为每一个门徒在真理内的交付为标准。基督自己是「真理、道路和生命」(若14:6),所以真正的合一是以真理为基础,以基督为道路而获得丰富的生命。
    基督善牧也教导了合一的典范:祂在父内,父在祂内(参若14:10、11);祂也提到合一的方式,即我们住在祂内,祂住在我们内(参若15:4)。这样,「合一」与「共融」必须是以真理为基础、以父与子的关系为典范、以基督徒与基督紧密的结合为保障。
    然而,在《关于保定教区圣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函》中却脱离了这些基础与保障。在文件中,能够显而易见的感受到有人想运用权力打压其他的弟兄们,强迫他们与自己站队。这种所谓的「合一」无异于暴力的武统。如果只把「共融与合一」当成口号来喊,当成自己达到某种目的的方式,而不是把真理作为言行的前提,不再把基督与父的共融为标准,不再把自己视为住在祂内的枝条,一切的夸夸其谈都将无法结出果实。
    真正的果实,需要从皈依基督,见证真理开始孕育。耶稣反复提到真理之神的到来(参若16:13),并且请求父在「真理中祝圣门徒」(若17:17),「使他们靠圣神的能力,在各国、各民族及帝王前,为神作证,直到天涯地角」(教会宪章24)。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3 00:09:2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所以人家最后书名并未写:保定教区主教;而是写了:保定教区教长。说明人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主子不是任命他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并公开就职了么?怎么又成了教长呢,在天主教法律上,教长是个什么职位?

虽然“他的主子”任命了他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但他毕竟是位主教,多少还有些“教会性良知”,知道不能“窃取尊位”,所以在这封信中,并未署名“保定教区主教”。
从教会法律上来说,(在教区层面)享有管理权的神长(可以是主教,也可以是神父)都被称为“教长”。

明白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2 20:26:49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弟兄们,那自称为方济各的贝尔戈里奥和自称为教长的安方济原本就是一丘之貉,这是本质问题了,要擦亮眼睛

你连教宗都骂,你还是人吗?还忠贞呢,和谁忠贞了?看看保定的崔保仲,连信仰都忘了,还忠贞呢,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群骗子!!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2 20:22:0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崔新刚不是逃走到海外了么

逃到海外的是安长泽。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黄老邪
2022-07-22 11:53:44 发表
网友 黄老邪 的原文:

梵蒂岡盼促成教宗與習近平會晤

針對梵蒂岡和中國未來是否進行高層對話,教廷外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在19日出刊的耶穌會雜誌《美國》專訪中指出,教廷盼安排國務院長帕洛林(Pietro Parolin)與比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更高層級的官員見面,「或許最終可以促成教宗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晤」。蓋拉格曾在2020年2月與王毅在慕尼黑會面。

蓋拉格說,教廷希望天主教團體能為中國人民的未來與福祉做出更大貢獻,「我們目前的情況有點受阻」。他指出,中國近幾十年來在物質繁榮、社會制度與國家建設方面取得巨大進步,「我認為天主教徒可與中國同胞共享精神上的富庶」。

教宗方濟各日前公開表態,盼10月能與中國續簽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蓋拉格表示,受到新冠疫情影響,梵中談判代表在過去2年未曾面談,期間也沒有任何視訊會議,希望近期就能與中方展開實體談判,會面地點在北京或羅馬仍未定。

至於此次談判是否將觸及主教任命以外的議題,蓋拉格則說不會,談判團只會磋商協議內容,目的在於建立互信,若主教任命問題順利解決,顯然有助雙方進一步檢視其他議題。記者追問,中國代表團曾說在簽署協議後,將討論地下教會、教廷在北京設處等議題;蓋拉格強調「僅限討論,尚無結果」。

蓋拉格坦言,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簽署4年的成果不算「令人驚豔」,目前在協議下共完成6次主教任命,整體來說還有許多改善與推進的空間。

对中梵关系有期待的人要降低期望值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黄老邪
2022-07-22 07:14:57 发表
梵蒂岡盼促成教宗與習近平會晤

針對梵蒂岡和中國未來是否進行高層對話,教廷外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在19日出刊的耶穌會雜誌《美國》專訪中指出,教廷盼安排國務院長帕洛林(Pietro Parolin)與比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更高層級的官員見面,「或許最終可以促成教宗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晤」。蓋拉格曾在2020年2月與王毅在慕尼黑會面。

蓋拉格說,教廷希望天主教團體能為中國人民的未來與福祉做出更大貢獻,「我們目前的情況有點受阻」。他指出,中國近幾十年來在物質繁榮、社會制度與國家建設方面取得巨大進步,「我認為天主教徒可與中國同胞共享精神上的富庶」。

教宗方濟各日前公開表態,盼10月能與中國續簽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蓋拉格表示,受到新冠疫情影響,梵中談判代表在過去2年未曾面談,期間也沒有任何視訊會議,希望近期就能與中方展開實體談判,會面地點在北京或羅馬仍未定。

至於此次談判是否將觸及主教任命以外的議題,蓋拉格則說不會,談判團只會磋商協議內容,目的在於建立互信,若主教任命問題順利解決,顯然有助雙方進一步檢視其他議題。記者追問,中國代表團曾說在簽署協議後,將討論地下教會、教廷在北京設處等議題;蓋拉格強調「僅限討論,尚無結果」。

蓋拉格坦言,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簽署4年的成果不算「令人驚豔」,目前在協議下共完成6次主教任命,整體來說還有許多改善與推進的空間。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1 17:05:39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所以人家最后书名并未写:保定教区主教;而是写了:保定教区教长。说明人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主子不是任命他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并公开就职了么?怎么又成了教长呢,在天主教法律上,教长是个什么职位?

虽然“他的主子”任命了他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但他毕竟是位主教,多少还有些“教会性良知”,知道不能“窃取尊位”,所以在这封信中,并未署名“保定教区主教”。
从教会法律上来说,(在教区层面)享有管理权的神长(可以是主教,也可以是神父)都被称为“教长”。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1 16:04:0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所以人家最后书名并未写:保定教区主教;而是写了:保定教区教长。说明人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主子不是任命他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并公开就职了么?怎么又成了教长呢,在天主教法律上,教长是个什么职位?
 
回复  支持[0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1 16:02:15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弟兄们,那自称为方济各的贝尔戈里奥和自称为教长的安方济原本就是一丘之貉,这是本质问题了,要擦亮眼睛

方济各就是天主允许魔鬼进入教会最高层坐在伯多禄宝座上的那个无法无天之人,假基督是也!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1 16:00:19 发表
崔新刚被谁转化的?梵蒂冈还是北京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1 15:59:23 发表
崔新刚不是逃走到海外了么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20:40:3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所以人家最后书名并未写:保定教区主教;而是写了:保定教区教长。说明人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如果是教长的话还折腾什么!人家鹿根君和霍俊龙也都可以发类似的牧函,人家也是教长!
不过,按牧函的口气是依正权主教的口气写的!希望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不要用自己所有的为教友服务的权利来恐吓相关的人事!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19:57:1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所以人家最后书名并未写:保定教区主教;而是写了:保定教区教长。说明人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17:57:53 发表
请问谁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
好像是在前2010年安主教在保定教堂公开就职(https://ccccn.org/china/2010-08-20/8163.html)
不知道这个就职是否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就是非法的,当然也是无效的。
其实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你们保定教区的神父可以问问安主教,他有没有教宗的任命状。如果没有他就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同时也更不存在秘书长。同时根据法典375第二项,主教一经祝圣,即领受圣化,训导及治理的职务,但此类职务就其本质而言,非与世界主教团首领及其成员保持圣统的共融,则不得行使。本条中所说的 “圣统的共融”即是我们常说的任命状。同时根据圣座的一个重要文件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bishops/documents/rc_con_cbishops_doc_20040222_apostolorum-successores_it.html 第十二号说,在没有得到圣座的任命状的情况下这处被祝圣者,他的误导权和治理权是不能实行的,也就是说教友或者神父是没有服从的义务。
如果他说有,你们可以问问他苏主教还是不是保定教区的正权主教。如是他说是,根据法典153条,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当然无效;即使随后出缺,授予并不同而生效。也就是说苏如果是正权主教,他就不是,因为一个教区只有一个正权主教。
如果他说苏主教去世了,认他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来,就等于没有。
¡¡¡¡保定的神父和教友们加油吧!!!!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12:34:45 发表
弟兄们,那自称为方济各的贝尔戈里奥和自称为教长的安方济原本就是一丘之貉,这是本质问题了,要擦亮眼睛
 
回复  支持[2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11:22:11 发表
它们杀害了人的肉身还要挖出人的灵魂与良心放在无神论的牌位上说:你们得救了,你们信吧!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20 11:10:42 发表
教会集中营。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19 22:18:26 发表
安主教的信中谈到“近几个月以来,有三十多位神父与教区主教举行了共融弥撒”。在其中数字造假了,这封信是给保定教区的,但是他统计数字的时候,包含了安国教区和易县教区转化的神父。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19 19:34:45 发表
天主教的命运就是:只会越来越分裂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22-07-19 16:38:59 发表
支持教宗的牧灵指导:“圣座理解并尊重那些在良心上决定不能在现有条件下登记的人的选择”;“圣座与他们同在”;“圣座要求不要对“非官方”天主教团体施加恐吓性压力,就像已经不幸发生的那样”。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wangxu
2022-07-19 08:16:24 发表
教区的公章中间为什么用五角星
 
回复  支持[5反对[2]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