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投稿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注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圣座与中国:续签关于主教任命临时协

时间:2022-10-22  来源:梵蒂冈新闻网  作者: 点击:

临时主教任命协议,再次续签

作者 柯毅霖 

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汉学家柯毅霖神父表示:“两年后再次签订临时协议,但仅有两名主教得到任命。对宗教活动采取限制,其程度可谓是史无前例。对中方进行对话的诚意表示怀疑”。

罗马(亚洲新闻)- 圣座再次与中国续签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梵蒂冈高层受媒体采访,言语中存在要素。

针对只有六人晋升主教,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枢机向梵蒂冈新闻解释说:“他们是第一批,而其他人正在走程序。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仍有许多空缺的教区,以及一些教区的主教年龄偏大。教宗方济各希望走和解之路。最后,针对有些教区,尽管付出了努力,但仍无法与地方当局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我们衷心希望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能够继续按照既定程序,为中国教会物色合适的主教人选。当然,我们不会隐瞒天主教信徒所面临的许多困境,我们对此给予高度关注,希望能够推动多方合作:圣座、中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主教”。对此,有专家表示,如果中共中央能够怀有诚意、勇气和决心(正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积极推动与梵方的对话合作。那么,有哪一层地方政府敢不积极响应?尤其是在当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层级的领导干部都纷纷揣摩圣意、争着表明自己的忠心,更不用说是某一个教区主教了。

此外,福音传播部的路易斯·安东尼奥·塔格莱枢机最近也与媒体就该协议的整体含义进行了阐述,他表示:“圣座从未说过该协议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将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可能会很累,也可能会因为协议本身引起误解、迷失方向。圣座不会忽视中国的天主教徒在知道协议后的反应,确实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这是蜕变的一部分,但是你必须得尝试,了解事物的真实情况”。对此,有信徒称,在当下的中国,愁的人要多于喜的人,越来越多的信徒无法前往教堂,无法参加正常的弥撒典礼。政府或因疫情为借口,关闭教堂,比如说上海的佘山圣母院,关闭多时,而旁边的国家森林公园、迪士尼乐园、各种大商场却人山人海。令人颇感迷惑和遗憾。

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汉学家柯毅霖神父评论文章的第一部分:

正如教宗弗方济各和帕罗林枢机主教几个月前所暗示的那样,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协议又延长了两年:梵蒂冈新闻办公室今天也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

这是一个临时性协议:据我们所知,在2018年签署的原始计划中,预计协议可能会延长两年(实际上发生在2020年)。然后,临时性协议会变成正式协议或中止续约。当然,因为我们没有正式的文书,所以只是从我们的消息来源得知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2022 年 10 月,该协议既没有被叫停,也没有被永久确认。还是临时性协议。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至少在梵蒂冈方面愿意继续对话,但对所取得的结果也有一定的不满。我们认为,梵方续签协议并非是草率为之,而是敏锐地意识到了其历史责任和对中国信徒生命、信仰和福传事业的重大利害。

帕罗林枢机主教 4 月 11 日曾表示,他希望从正在进行的谈判中能够获得澄清,甚至修改一些要点。不知道这些愿望是否得到了满足,我们恐怕是没有。

就教宗而言,他本人在 2021 年 9 月 1 日和去年 7 月两次接受外媒采访时,称事情进展缓慢,结果远远低于预期。他说中方的推动是缓慢的,因为中国的历史很长,并不急于求成。对此有学者表示质疑,中国的历史确实很长,但是中国也有过超英赶美,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期,有过2025中国制造的宏伟蓝图,有过一带一路的倡议,急切渴望得到世界认同。如果中国不急于求成,大概率是因为这件事对于党中央的意义不大,政府的兴趣也不大罢了。那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冷处理,用典型的官僚主义对付,即拖着耗着,无所作为。

当然,还有另一些梵蒂冈官员和观察人士表示,疫情让双方的对话处于停滞状态,且协议仍然是“秘密”的,因此很难做出准确评估。

亚洲新闻最近重新整理了(https://www.asianews.it/notizie-it/Accordo-Cina-Vaticano:-i-vescovi-ordinati-e-le-diocesi-vacanti-56227.html)临时协议签署之后的主教任命:只有六个,且其中两个已在协议签署之前就已确定。

目前,至少有36个教区没有主教,超过政府承认的96个教区中的三分之一。

在协议签订前的二十年里,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历史领袖刘柏年曾为大规模祝圣非法主教辩护,他指责梵蒂冈阻止天主教的羊群拥有牧者。然而,今天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主教任命是中梵临时协议中所确认的内容。曾几何时,亚洲教会通讯社UcaNews派观察员参加主教祝圣。而今天,留下的只有遗憾。UcaNews 的中国小组已不复存在。中国主教的祝圣是在公安干警和宗教局(统战部)官员的严格监控下进行的。很多时候,连教宗的任命状都不会被宣读。

在中国,主教之间很少能够自由聚会。对主教的培训,包括由教宗任命的新主教,几乎不存在。除非是那些当局组织的政治学习班,用于灌输党中央的最高指示和最新政策。


 




圣座与中国:续签关于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在“适当的协商和评估”后,双方同意将“临时”协议再延长两年。圣座愿意继续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以期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过适当的协商和评估后,同意将2018年9月22日签署、2020年10月22日首次续签的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有效期再延长两年”。圣座新闻室于10月22日发表的公告中如此表示。

公告继续表明:“梵蒂冈方面愿意继续与中方进行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为使上述协议得到富有成效的执行,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教宗方济各在今年7月接受路透社的访谈中,希望今年10月能续签这项协议。他谈到主教的任命说,“协议进展良好”,即便“进展缓慢”,“因为中国人有其时间感,任何人都不能催促他们”。教宗又补充说,“他们也有自己的问题”,因为每个地区的当局对待天主教会的方式都不同,“每个地区的情况不一样”。

教宗在那个机会上提到卡萨罗利(Agostino Casaroli)枢机在外交工作上的艰辛。这位枢机是梵蒂冈东进政策的策划者,曾谈到“忍耐的殉道”。教宗解释,“许多人说了不少反对若望廿三世、保禄六世和卡萨罗利的话。但外交就是如此。面对封闭的局面,就需要寻找可行的道路,虽然不是理想的。外交是可行道路的艺术,让可能的事成为现实”。


 



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延长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公告

2022年10月22日

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过适当的协商和评估后,同意将2018年9月22日签署、2020年10月22日首次续签的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有效期再延长两年。

梵蒂冈方面愿意继续与中方进行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为使上述协议得到富有成效的执行,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帕罗林枢机:协议注重在中国教会日常生活的实质性益处

就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的临时性协议再次延续两年,圣座国务卿接受本新闻网访谈。

(梵蒂冈新闻网)“协议的核心当然也与巩固一种国家机构和文化方面的良好对话有关,但主要关系到在中国教会日常生活的实质性益处”。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接受《罗马观察报》和《梵蒂冈电台-梵蒂冈新闻网》采访,以上述话语解释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并二次续约的原因。

枢机阁下,能和我们谈谈促使圣座选择延续临时性协议的行程?

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提一下这个事实:2018年9月22日,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这协议是“临时性的”,因为我们仍处在一个试验期。与以往那样,如此困难和棘手的情况需要有适当的时间来实施,以能检验效果并找出能改进之处。此外,正如我们所知,再加上新冠疫情给双方代表团的会面造成了可以理解的障碍,而代表团则是留意跟进和评估协议本身的执行情况。

基于这些原因,协议的有效期于2020年首次得到延长,现在又被再次延长两年。教宗方济各以决心、耐心和远见,决意继续这个行程,这不是幻想在人的尺度下找到完美,而是确实希望能确保中国天主教会团体,即使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也能有牧人的领导,他们应当得起且能胜任受托付的工作。

在中国任命新主教,需要遵循与北京政府商定的特别程序。关于这一点,您能向我们谈谈吗?

历史告诉我们,在任命主教这一微妙且重要的问题上,圣座经常需要商定相关的程序,使其考虑到一个国家的特殊情况,但在对教会实质和基本重要的问题上,也就是说在任命合适及能胜任的牧人方面,却从不马虎。协议中规定的程序是经过仔细斟酌的,考虑到中国历史和社会的特殊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教会在中国的发展。在这方面,我也要提到近几十年来天主教会团体所经历的许多痛苦,有时是令人心碎的情况。因此,考虑到国家当局所表达的要求和天主教会团体的需要,似乎是审慎而明智的。

回顾《临时协议》生效以来的这头四年,取得了哪些成果?

就眼前而言,我认为有三个主要成果,但我希望将来会有其他的成果。首先是按照协议,自2018年9月以来,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的所有主教都与伯多禄的继承人圆满共融,不再有非法任命主教的情况。对于普通信徒来说,这一点每天都可以在任何一位中国司铎举行的弥撒中看到:事实上,在感恩祭的祈祷中都明确提及教宗,这在过去是无法想像的。

第二个成果是,最初6次的主教任命是本著协议精神进行,并按照所规定的程序,即由教宗最后定夺。第三个成果是,在这段时期,首批6位“地下”主教也获得了登记,因此他们的身份地位被正式化,作为主教得到政府机构的承认。这些看起来是小小的成果,但对于那些以信德眼光看待历史的人来说,在因过去事件受到伤害的教会共融逐渐走向痊愈的进程中,它们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因此,如果需要的话,值得再次强调的是,协议的核心当然也与巩固一种国家机构和文化方面的良好对话有关,但主要关系到在中国的教会日常生活的实质性益处。例如,我想到所举行圣事的有效性,以及数百万中国信徒能够肯定在圆满的公教共融中活出他们的信仰,同时,他们无疑也是自己国家的忠诚国民。

在这4年中,遵照《临时协议》任命新主教共有6次。您不觉得这很少吗?

这些是首批,其他程序正在进行。同时,我们意识到仍有许多教区主教出缺,还有一些教区的主教年岁很高。也有一些教区在朝向教宗方济各如此期望的修和进程中没有进展。最后,有些教区尽管作出努力,也有善意,但仍无法与地方当局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

我们强烈希望,在未来的两年中能按照既定的程序,继续为在中国的教会找到主教牧职的合适候选人。显然,我们并不隐瞒那些触及天主教会团体具体生活的不少困难,我们给予了最大的关注。为找到这些困难的良好解决方案,需要在一种合作关系中迈出新的步伐。合作的主角是多方面的:圣座、中央当局、主教与他们的团体,以及地方当局。

基于对天主的圣意安排深怀信赖之情,同时也受到众多中国基督徒痛苦及光辉见证的鼓励,当代的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本笃十六世、教宗方济各)决意超越一切反对意见,走上并继续与中国进行建设性对话的道路,其中《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占据了有限却重要的部分。

这条路的最终目标是让中国天主教徒这“小小的羊群”有可能安详且自由地度基督信仰生活,包括福音的宣讲、扎实的培育、喜乐地举行感恩祭,以及爱德工作的见证,以此接近那些面对生活感到较为吃力的人,就如在疫情艰难时期所经历的那样。


 


 

塔格莱枢机:一个为中国天主教徒守护宗徒继承的决定

塔格莱枢机在接受信仰通讯社主任贾尼·瓦伦特的访谈中表示,临时协议旨在确保中国天主教主教能在与教宗的圆满共融中履行他们的牧职,保护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的圣事生活。

贾尼·瓦伦特(Gianni Valente)                       

“一切都是为了维护有效的宗徒继承和中国天主教会的圣事性质”。渴望“让中国的受洗天主教友们感到安心、安慰和欢欣”。路易斯·安东尼奥·塔格莱枢机用平静的语气和谨慎的措辞重申了促使圣座与北京政府将二O一八年九月签署、二O二O年十月二十二日首次延期两年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再次延长两年的理由。

他说:“这是一个具体的问题,触及中国天主教团体生活中的一个焦点问题。在这个国家,历史事件在教会内部造成了痛苦的撕裂,以至于给圣事生活本身投下了怀疑的阴影。所以事关重大,触及到教会内在的深刻性及其救恩使命。通过这一协议,努力确保中国天主教主教能够在与教宗完全共融下履行他们的牧职。”

枢机提到,“圣座一直重申这一协议的性质是限定性的,事关教会的一个重要问题,因此也不能被简化为某种外交战略的附带成分。任何忽视或者掩盖协议这一独特特征的思考,最终都会做出扭曲的表述”。

这位菲律宾枢机以感恩的话语谈及许许多多中国天主教友所见证的“信仰意识”。他说他们的见证,“不是在精心栽培和保护的花园内发芽的,而是在崎岖不平的土地上”。他承认“某些伤口需要时间和天主的安慰才能愈合”。枢机提醒众人,“主教不是‘教宗的官员’,因为他们是宗徒的继承人”。

枢机强调:“圣座的意图只是鼓励选择优秀的中国天主教主教,他们有资格并适合为他们的人民服务。但是,促成选择有资格并合适的主教也是符合各国政府和当局利益的,包括中国政府和当局在内。那么,圣座的愿望之一一直是促进和解,并看到教会内部因所经历的磨难而导致的撕裂和悬而未决的对立得到治愈。”

塔格莱枢机最后吐露,他从他的祖籍在中国的外祖父,一个具体而务实的天主教徒那里听到的话语,认为这在今天帮助与北京政府的对话中能是“最有用”的话。他说:“当我告诉姥爷我想进入修道院时,他对我说,‘我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做神父的孙子……。我不理解这个神父的世界’!我有点怏怏不快,于是他又说:‘我不明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好神父’。现在,当我思考与中国政府就教会事务进行对话时,我认为有时最好是寻找简单而直接的话题,以满足与我们对话的人的具体而务实的做法。我们不能指望他们能深入掌握圣神所赋予的教会奥迹。我也很难向我的外祖父解释我司铎圣召的源泉……。而且,对我来说,他希望我成为一名好司铎的简单愿望这一点仍然很重要。”

(摘自信仰通讯社)


 



 


具争议的中梵协议再度延长两年

梵蒂冈周六发布公告称,再次延长与中国签订的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该项协议内容保密,自2018年签订以来饱受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梵蒂冈延长了与中国的争议性秘密协议,该协议允许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有权各自任命主教。梵蒂冈周六(10月22日)没有说明是否在延期前修订过该协议。

一份由梵蒂冈发布的中文公告指出,梵蒂冈方面准备“继续与中方进行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为使上述协议得到富有成效的执行,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9月,负责此事的枢机主教国务秘书帕罗林(Pietro Parolin)曾向意大利电视台表示,梵蒂冈的一个代表团已经前往中国进行会谈。他坦承有“许多困难”,而且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更早之前,他曾谈到可能对协议的各个要点进行澄清和调整。梵蒂冈的外交事务特使加拉格尔大主教(Paul Gallagher)称,迄今为止协议的结果“不是特别出色”。教宗方济各最近也曾表示,与中国的交流是困难的,但同时也呼吁要有耐心和促进对话。

秘密协议遭批评

该临时协议最早于2018年10月生效,并在2020年首次延长两年。此后,少有主教的任命同时得到中国官方和教宗的批准。帕罗林被认为是这项协议的主使人。

该协议的措辞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一些人批评协议没有改善中国天主教徒的处境,也让所谓地下教会的成员更加被边缘化。

香港前主教陈日君遭调查

90岁的前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目前正与其他五名被告在中国受审,他们被指控未正确登记已遭解散的“612”人道主义救济基金。据媒体报道,警方正以“与外国势力勾结 ”的罪名对被告们进行调查。

今年7月,欧盟议会呼吁撤销针对陈日君和其他民主运动支持者的案件。在一项决议中,欧洲议会议员呼吁梵蒂冈“加强对中国当局的压力”,并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和侵犯人权。陈日君是北京政府及其宗教政策的主要批评者之一,最近他也频繁地批评梵蒂冈及其对华政策。

(天主教通讯社)

 


梵蒂冈证实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有效期再延长两年
法广
据梵蒂冈新闻网10月22日报导称,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过适当的协商和评估后,同意将2018年9月22日签署、2020年10月22日首次续签的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有效期再延长两年。

报导称,梵蒂冈方面愿意继续与中方进行相互尊重和有建设性的对话,为使上述协议得到富有成效的执行,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促进天主教会的使命和中国人民的福祉。

圣座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为此在接受《罗马观察报》和《梵蒂冈电台-梵蒂冈新闻网》采访时宣称:“协议的核心当然也与巩固一种国家机构和文化方面的良好对话有关,但主要关系到在中国教会日常生活的实质性益处”。他的上述发言意在解释梵蒂冈方面与北京方面签署并二次续约的原因。

梵蒂冈新闻网记者在采访中提问称,“枢机阁下,能和我们谈谈促使圣座选择延续临时性协议的行程?”

帕罗林说:“为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提一下这个事实:2018年9月22日,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这协议是‘临时性的’,因为我们仍处在一个试验期。与以往那样,如此困难和棘手的情况需要有适当的时间来实施,以能检验效果并找出能改进之处。此外,正如我们所知,再加上新冠疫情给双方代表团的会面造成了可以理解的障碍,而代表团则是留意跟进和评估协议本身的执行情况。”

帕罗林说:“基于这些原因,协议的有效期于2020年首次得到延长,现在又被再次延长两年。教宗方济各以决心、耐心和远见,决意继续这个行程,这不是幻想在人的尺度下找到完美,而是确实希望能确保中国天主教会团体,即使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也能有牧人的领导,他们应当得起且能胜任受托付的工作。”

记者问道,“在中国任命新主教,需要遵循与北京政府商定的特别程序。关于这一点,您能向我们谈谈吗?”

帕罗林说:“历史告诉我们,在任命主教这一微妙且重要的问题上,圣座经常需要商定相关的程序,使其考虑到一个国家的特殊情况,但在对教会实质和基本重要的问题上,也就是说在任命合适及能胜任的牧人方面,却从不马虎。”

帕罗林说:“协议中规定的程序是经过仔细斟酌的,考虑到中国历史和社会的特殊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教会在中国的发展。在这方面,我也要提到近几十年来天主教会团体所经历的许多痛苦,有时是令人心碎的情况。因此,考虑到国家当局所表达的要求和天主教会团体的需要,似乎是审慎而明智的。”

据路透社报导,自该协议达成以来,只有六位新主教被任命,反对者表示这证明它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他们还指出,中国的基督徒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宗教自由限制越来越多。在7月接受采访时,教宗方济各承认与中方达成的协议“进展缓慢”,并称天主教会在中国需要从长计议,不完美的对话总比没有接触好。

另据中央社报导,台湾外交部周六通过新闻稿表示,台方高度重视教廷指“梵中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不会触及外交或政治事务的这项庄严承诺。
 
上一篇:梵蒂冈拟将香港办公室迁京 成事等于关系正常化 惟港媒指是教廷一厢情愿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河北保定非官方教会十名神父被带走和“失联”
河北保定非官方教会十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人进堂,否则不让开堂及接管孤儿院
当局要求教会禁未成年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会,同时欢呼中梵协议
以「独立」压制中国教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也不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主教:情愿被打压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世
天津教区李思德主教逝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并不消除合法的多样性
教宗周三公开接见:合一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